07, 6月, 2020
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

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

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人民论坛)

确诊病例累计超300万,波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许多国际交流交往活动按下“暂停键”……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各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巨大威胁,给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带来巨大挑战。

为了应对危机,2014年之后新东方作出最有意义的应对措施有两个:其一,战略重心渐渐向K12倾斜;其二,重新重视起2005年就成立的新东方在线,让其在2016年接受腾讯的3.2亿元的投资。

“中国合伙人式”的奋斗和分歧

其二,虽然没有公布具体的退休时间,但是疫情期间,俞敏洪已经透露出了清晰的退休意愿。在俞敏洪退休之后,继任者不可能拥有创始人那样高的威望,想要再做出一些触及根本的战略改革,阻力只会越来越大;

新东方2019年的改革和改革所取得的成绩,得到了资本市场的高度认可。2019年度新东方集团股价累计上涨超过121%。

危局之下,2019年俞敏洪果断展开大刀阔斧的企业改革。

新东方第一个措施,顺应了国内出国热潮消退,基础教育竞争加剧的大趋势。第二个措施,则是为了应对移动互联网崛起,推动在线教育大爆发的时代浪潮。

后俞敏洪时代,新东方又将会如何发展?投资者们对这个问题越来越在意。可惜谁也没有预言术,没有人可以为这个问题提供准确答案。

但疫情带来的不只是负面影响,其客观上起到了刺激作用,让新东方加速在线教育布局。疫情中,新东方通过OMO(Online-Merge-Offline,即线上线下的全面整合,线上线下的边界消失。)系统将线下课程转移至线上的小班直播,以降低疫情对业务的影响,使新东方近几年打造的OMO系统中,在线工具的使用率大大提高。

后疫情时代,很多没能扛过疫情考验的中小教育结构纷纷清算倒闭,留出更多的市场空间,如新东方CEO周成刚所言:“中国的教育板块将迎来一波市场整合浪潮。”而此时,新东方综合教育模式的市场竞争力被放大,加速扩张之后,新东方未必不能更进一步。

但通过对新东方以往重大改革的回顾,以及对其当前真实处境的分析,我们起码可以对新东方未来一定时间内的发展脉络,产生相对清晰的认知。

2019年年初不到半个月,俞敏洪给全体高管连写了五封邮件,几乎每封信都提到了管理层存在的问题,并且一封比一封用词严厉。俞敏洪称:“凡是6级及以上的管理者都要整顿一遍,让平庸的、捣乱的、只会奉承拍马、不会干活的人先离开一批。”

“道不远人,人无异国”。病毒没有国界,疫情不分种族,重大传染性疾病是全人类的敌人。习近平主席深刻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再次表明,人类是一个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疫情来势汹汹,传播速度之快、病亡人数之多,超出人们的预料,成为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的一场严峻考验。当此之际,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无法置身事外、独善其身。

这样的努力,当然也给新东方自己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自然年2019年(财年2019Q3-2020Q2)以来,新东方实现了收入的较快增长。

截止目前新东方所有“合理改革”,都是在俞敏洪的亲自操刀下完成的。但在年初的疫情中,年近花甲的俞敏洪表示自己在考虑退休,显露退意。

和电影中的孟晓骏相似,现实中的徐小平性格也比较强势,管理理念相对激进。比如,徐小平早在1997年就建议新东方搞互联网,早在1999年,就推动俞敏洪做雅思培训。俞敏洪却希望保持稳健经营,安安稳稳赚钱。

但长远来看,新东方依然需要做好充足准备,以应对即将到来的三大挑战:

2019年改革给新东方带来的影响远不止这些,2020年初爆发的疫情,给严重依赖线下渠道的新东方,带来了严峻考验。

2018年,政府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规范力度空前提高。就场所、师资、管理等方面都提出了细致的规范要求。很多中小教育培训机构迎来灭顶之灾,对于像新东方这样的巨头,这些规定也会间接导致企业经营成本提高。

之前无论高层如何动荡,新东方的基层工作始终可以正常开展,公司稳定发展。但在徐小平出走之后,2012-2013年特别是在2013年,新东方遭遇到增长乏力、亏损等诸多危机。

但在2010年之后,随着中国国力的上升和国民信心的恢复。从大趋势上看,出国热潮在逐步消退。这是新东方2012-2013年危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一个木桶如果存在短板,它的容量不是取决于最长木板的长度,而是取决于最短木板的长度。“木桶原理”启示人们,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不是一国一域之事,不能坐视任何一国掉队。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一些卫生系统相对落后、经济基础薄弱欠发达国家的防控条件着实令人揪心。国际社会应加大对疫情严重和卫生体系薄弱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帮助,填补地区公共卫生安全漏洞,共同织密织牢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网。

其一,疫情依旧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新东方的海外业务,尤其是海外考试准备和出国留学咨询业务将会长期承压;

如果看过《中国合伙人》,那么对新东方的发家史,就大概有了一个模糊认识。新东方的早期发展历程和电影中很像。

海外业务承压,对于现在的新东方而言,不算是关键问题。但是后两重挑战却会相互叠加,如果俞敏洪退休之后,继任者不能处理好这两大挑战,新东方,就不太可能还会有下一个辉煌三十年。

加强团结合作,应聚焦共同目标,坚决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加强信息分享,有效开展国际联防联控,防止疫情跨境传播;加强疫情防控科研攻关的国际合作,集各国之力,加快药物、疫苗、检测等方面科研攻关;维护好全球产业链,深化产能合作、深挖产能潜力,实现最大效能的抗疫物资供应……惟其如此,方能汇聚携手抗击疫情的强大正能量。与此同时,各国还应加强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和对接,确保全球市场的开放和稳定,提振世界经济信心。

就像对电影的看法不一样,徐小平和俞敏洪二人一直存在理念分歧。

“一箭易断,十箭难折”。面对困难,最可贵的是齐心协力,最可怕的是纷争拆台。任何试图将疫情政治化、标签化的言行,都不利于推进国际合作,也终将不得人心。筑牢维护人类生命安全的堤坝,世界卫生组织肩负着独特使命。这次疫情发生以来,世卫组织在抗击疫情国际合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关键时刻,试图弱化世卫组织等多边机构作用,势必破坏全球卫生治理体系,是极不负责任的。支持世卫组织的工作,对于全球战胜疫情至关重要。

俞敏洪想要退,BAT想要进

当前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各地相继复学。

但很明显无论是在2006年成功上市之前,还是在上市之后,新东方始终存在严重的高层内斗,管理层动荡不安。

直到2011年徐小平正式离职,和王强一起成立真格基金,新东方的经营管理理念才算是被俞敏洪彻底统一。

做到这点并不容易,新东方能够长盛不衰,自然有自己的过人之处。说起来倒也并不复杂,适应变化的“合理改革”,足以除疴去疾,激发充足的发展潜力,这就是新东方的“独门秘籍”。

企业领导者需要作出实际决策,需要承担很多责任和风险,这不像是看热闹或者搞理论研究,在某些时刻,决策者尤其需要具备相当的果决和勇气。

短期看,新东方面临的局势确实一片大好。

新东方的崛起,凭借的是90年代出国热潮红利,所以在高中和成人英语教育方面的积累,自然也就是其核心竞争力所在。

为了应对危机,新东方过往的“分封制”全国管理模式开始转向“集权制”,对全国的集权力度更进一步,这有利于新东方作出更深层次的转型和改革。

新东方的三位创始合伙人中的两位——徐小平、王强一直支持《中国合伙人》,徐小平说:“看了《中国合伙人》,自己都哭了好几次。”但俞敏洪看过此片后,却说成东青的性格与他不一样。

其三,疫情期间,对教育行业觊觎已久的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百度、网易这些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大在教育领域的渗透力度,后疫情时代,像新东方这样的传统教育巨头,必然要面临跨界互联网巨头们越来越频繁的进攻。

在近30年的成长历程中,新东方遭遇过层出不穷的变故和动荡,但其依然可以保持活力,经营发展长盛不衰。

“积力之所举,则无不胜也”。战胜关乎各国人民安危的疫病,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同舟共济、守望相助,让合作的阳光驱散疫情的阴霾,我们就一定能赢得最终胜利,迎来人类发展更加美好的明天。

除了管理层整顿,新东方在既定的战略方向上坚定向前:加速战略重心向K12的偏转,截至2019年末集团K12业务的收入占比达到70%左右;2019年3月底,新东方在线成功登陆港交所,同时不断向在线教育领域压下重注。

新东方近期面临的局势,称得上是双喜临门,内部刚刚经过整顿,业务能力增强,外部市场环境算是雨过天晴,老对手又犯下低级错误,总之看起来一片大好。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国都面临抗击疫情的艰巨任务。这既是对全球公共卫生体系的一次“大考”,也是对各国对外政策取向和价值理念的一次“大考”。国际社会加紧行动起来、共同应对,才能战而胜之。正如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应对新冠肺炎特别峰会上所强调的:“国际社会最需要的是坚定信心、齐心协力、团结应对,全面加强国际合作,凝聚起战胜疫情强大合力,携手赢得这场人类同重大传染性疾病的斗争。”

可以看到,在俞敏洪的领导下,过去的新东方往往不是超前者的角色,只是知错就改,努力顺应时代发展趋势。不过做到了这一点,就足以长盛不衰。

4月21日,新东方公布了2020财年第三季度(2019年12月1日至2020年2月29日)业绩。财报显示,该季度公司净收入超过9.23亿美元,同比增长15.9%,而上年同期收入增速为28.9%,财报称疫情对新东方第三季度的净收入增长产生了约8-10%的负面影响。

老对手好未来,又在不久前自爆员工销售数据造假,对新东方而言,这也算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