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9月, 2020
上半年中国快递业务量超2016年全年日均服务用户37亿人次

上半年中国快递业务量超2016年全年日均服务用户37亿人次

中新社北京7月14日电 (记者 刘育英)中国国家邮政局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邮政快递行业逐渐摆脱疫情影响逆势上扬,快递业务量超过2016年全年,日均服务用户3.7亿人次。

数据显示,上半年邮政行业主要经济指标超过去年同期水平。1至6月,邮政行业业务总量完成8765.27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22.45%;业务收入完成5028.23亿元,同比增长11.03%。

统一俄罗斯党最高委员会主席格雷兹洛夫宣读了普京总统的贺信。俄方表示,疫情发生以来,普京总统与习近平总书记保持密切交往,推动两国和国际抗疫合作,有力增进了双方战略互信。统一俄罗斯党愿同中国共产党一道,落实好两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加强治党治国经验互鉴,促进两国经济、科技、地方等合作,夯实俄中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基础。俄方将同中方互相支持,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协调,共同维护各自国家主权权益,为全球和平与发展贡献力量。

我们眼下正在经历的春季学期以及即将到来的考试季,和过去截然不同。疫情防控常态化之后,学校的教学节奏正在回归常态的过程中。或许,很多学生会猛然发现,在经历了数月宅家在线学习后,有一些知识点拉下了,需要补上;有的同学隐隐感觉,自己和小伙伴之间的学习差距拉大了,心里有点慌;还有一些马上要参加中考和高考的毕业生,需要尽快完成自我调适,切入最好的迎考状态……在这个回归常态的过程中,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所有学生都渴望获得老师鼓励的眼神,这也是一种集体心理诉求。克服疫情造成的种种影响,又叠加学习、考试的压力,每个学生在“回归”的过程中进度不一、状态不一,但不管表现如何,都渴望被老师温柔以待。其实,学生对老师的这份心理依赖,本身就是对“师者”的无比信任。

无独有偶,在江苏淮安车桥中学,一位高三班主任把自己的办公桌搬进了教室,一边批改作业、备课,一边观察学生。她已坚持了70多天,希望花更多时间陪学生一起度过这段拼搏的日子。在陕西西安,另一位高三老师为了给学生减压,穿上一套网红小熊衣服走进教室,送上祝福。学生们看了以后“先沸腾,再泪目”,因为老师摘下小熊头套,已满头大汗……

上半年,快递企业日均服务用户超3.7亿人次,其中二季度日均服务用户近5亿人次。截至6月10日,邮政快递业共承运、寄递疫情防控物资累计48.98万次,包裹3.98亿件,发运车辆8.75万辆次,货运航班779架次。(完)

这些隔屏现身的老师看似都是“别人家的老师”,并不在这座城市,也不在我们身边。但仔细想想,每个人的记忆里,或多或少都有这样一位温暖人心的老师的形象存在,就像心里一直点燃的一盏明灯,多少年后都不会忘记。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比起知识传递,温暖学生的心灵、点亮学生的未来是教育者更重要的使命,这也是教师这份职业与众不同之处、让人景仰之处。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钱洪山主持会议。会议通过了《中俄执政党对话机制第八次会议共识》。(完)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这个不一样的考试季,希望更多的老师有一份“温柔”的自觉。

其中,快递业务量完成338.8亿件,同比增长22.05%,超过2016年全年的312.8亿件;快递业务收入完成3823.8亿元,同比增长12.57%。

邮政快递业的业务量从3月份开始恢复正增长,市场重回高位运行区间。上半年,快递业务量平均增速达22.5%,接近去年平均水平,日均快件处理量近1.9亿件,其中二季度日均快件处理量高达2.4亿件,与去年同期最高日处理量基本持平。

会议期间,双方代表还围绕疫情视角下执政党的责任与担当、维护巩固国家安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效能等议题进行交流。中组部副部长傅兴国,中宣部副部长梁言顺,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景汉朝及俄方代表在相关议题下发言。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同俄车里雅宾斯克州州长捷克斯列尔还就加强地方合作交换了意见。

邮政快递业的快速增长主要来自于行业的快速复工复产、中国消费市场加速向线上转移、三四线城市及农村等下沉市场增量较快等因素。

成年人大多有共同的体会:多少年后回忆自己的校园生活,当时所谓十分重要的考试和分数早就模糊了,在人的一生中其实谈不上有多重要;而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的,正是一个个温暖的瞬间:或是老师写在作业本上的一个批注,或是走进考场前的一个拥抱、一句简单的鼓舞人心的话。

就教育而言,严和爱,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掌握好其中的分寸、拿捏好尺度,是对教师综合素养的考验。在学业上,老师作为知识的领路人,自然应当循循善诱,在必要的时候严格要求,在学生心中播撒下敬畏真理的种子;而在师生相处之时,尤其当学生即将迎来人生的“关口”时,老师则应当主动成为缓解学生紧张和压力的“减压阀”。老师对学生的爱,是始终不变的耐心和信心,切不可以考试分数和升学率为“挡箭牌”,把应试压力变相传导到学生身上,成为学生不良情绪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