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9月, 2021
98年参加抗洪年初奋战“火神山”如今他又守在大堤上

98年参加抗洪年初奋战“火神山”如今他又守在大堤上

致敬!98年参加抗洪,年初奋战“火神山”,如今他又守在大堤上

袁 喆 科技日报记者 刘志伟

22年前,刚从部队退伍的夏德勤参加了1998年的抗洪;半年前,作为中建三局二公司建设者的他,参与了火神山医院的建设维保;近日,面对着日趋紧张的汛情,他再次请缨一线,驻守武金堤:“风浪再大,我会拼尽全力守住大武汉。”

1998年,刚从部队退伍的他加入中建三局二公司保卫部的应急队,参与了抗洪。他曾三天三夜守在武汉江夏区花莲湖和斧头湖大堤上。当时,堤坝最薄处只剩一米,随时有溃堤风险。他嫌运输沙袋的小船太慢,跳入江水里,搬运沙袋、加固堤坝,终于战胜洪水。

候选人和选民都面临着卷土重来的疫情所带来的危险,他们既担心病毒本身,也担心为控制病毒传播而采取新的封闭措施会给经济带来损失。

“也许是因为当过兵,内心总有一种血性。”夏德勤说,所以每次遇到危机,他总是会不顾一切冲上“战场”。面对暴雨狂风,他内心坚定:“每一次危机都会让城市应急抢险能力进一步提升。历年的洪灾、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我们都过来了——我们大武汉没有什么事是挺不过去的。”

然而,特朗普已基本令白宫新冠病毒工作组停止运转,并变本加厉地使用反科学语言,告诉选民美国“即将”战胜新冠病毒,哪怕新冠肺炎已经夺去近25万美国人的生命。

无论本周美国大选结果如何,现任总统特朗普恐怕都将带领美国经历新冠疫情最黑暗、最致命的时期,而他现在已经基本上把美国重要的卫生专家都排除在核心领导圈之外。

7月12日,44岁的夏德勤已经在武汉长江边的武金堤上驻守了整整7天7夜。只要在值班,他几乎就在行走。无论白天黑夜、烈日暴雨,他一天最长行走距离16公里,步数超过15000步,脸上、身上已晒得黝黑。

除了3个州以外,美国所有州的单日新增感染人数都在增加,不过中西部和西南部地区的增幅最为明显。

特朗普愿意倾听的顾问是新近加入白宫新冠病毒工作组的斯坦福大学神经放射学家斯科特·阿特拉斯。此人否定佩戴口罩的作用,认为基本上应该任由新冠疫情自由发展。

至少在明年1月20日之前,特朗普仍将掌控美国卫生机构和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美国目前单日新增感染人数逼近10万例,死亡率也开始攀升,因为医院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另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1月3日报道,冬天来临,特朗普仍在掌权,病毒专家担心出现最糟糕的情形。

就算是巡堤,也绝对没那么容易。“巡堤绝不仅仅是来回走路那么简单。”7月10日中午,夏德勤对科技日报记者说。他与两名同事一起走在斜坡坡度大约45度的内堤上,不断用竹竿检测堤坝是否有漏洞、裂缝,或者钻进半人高的草丛中,观察水面是否有漩涡、纹路。气温高、湿度大,不一会儿夏德勤已汗流浃背。

看着日益升高的江面,夏德勤内心也愈加紧张,但他却丝毫没有退缩:“我不是第一次见证这样的场面了。”

夏德勤所在的中建三局二公司防汛抢险突击队,负责的是武金堤上石咀村旁标段为61+000至61+500这500米堤坝。7月6日清晨,刚接到守堤任务,他简单收拾了两件随身衣物,便直奔堤坝。戴上草帽,穿上救生衣和套鞋,拿着竹竿,他迅速走上了武金堤的内堤。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至,他第一时间奔赴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从大年三十加入建设大军,到后期留守医院参与维保。直至医院关舱,他才走下岗位。从此,身边同事都佩服地喊他“老班长”。

夏德勤和同事每8个小时换一次班,每天值班一到两轮,每半个小时需要在500米的负责区域内来回一次,相当于一天行走8公里到16公里。

密苏里州、俄克拉何马州、艾奥瓦州、印第安纳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和新墨西哥州本周报告的新冠肺炎患者住院人数都创下最高纪录。内布拉斯加州最大的一些医院开始减少择期手术,并试图引入其他州的医护人员来应对患者的激增。艾奥瓦州和密苏里州医院的负责人都警告说,床位可能很快就将满员。

但这算是他巡堤日常里“轻松”的一次。下雨时,他与同事需要穿上过膝的雨衣,体感更加闷热。一趟走下来,衣服外侧是雨水、内侧是汗水,里外全是湿漉漉的,呼吸都感觉透不过气。更加危险的是,雨天里堤坝上的青苔会长出来,坝上变得又湿又滑,稍不留神就是一个踉跄滚落在地。“只能拿着竹竿,一步一步慢慢走,感觉像在走钢索一样。”夏德勤说。

“即使拜登胜选,我们仍然会有两个多月时间要接受特朗普政府的领导,而这段时间会是疫情最糟糕的时期。”美国埃默里大学传染病学家卡洛斯·德尔里奥说:“特朗普不管了。他已经放弃了,基本上是在暗示‘我不在乎这事儿’,已经把这摊事情扔给了州长。”

巡堤需要24小时不间断。夏德勤说,晚上巡堤,必须三个人并排走,或者“品”字形前进,以免困意来袭落入水中。“我们必须一边关注着堤坝上的风吹草动,一边不断讲话。我们会聊以前抗洪的故事,聊火神山医院那会发生的事,强行让大脑保持清醒。”

特朗普不再听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等专家的意见。总统周一猛烈抨击著名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暗示可能在大选后解除福奇的职务——虽说解雇福奇其实非常困难。

总统特朗普坚称美国的疫情正“迎来拐点”,这一说法激怒了许多选民,因为从他们面对的数字来看,真实情况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