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1月, 2021
【观当下】丨“三区三州”脱贫工作稳步前行

【观当下】丨“三区三州”脱贫工作稳步前行

“三区三州”是中国脱贫攻坚史上的特有名词。“三区”,指西藏,新疆南疆的和田、阿克苏、喀什、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四地州,以及涉藏工作重点省部分地区。“三州”,则是指甘肃临夏州、四川凉山州和云南怒江州。“三区三州”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弱、贫困程度深,是打赢脱贫攻坚战难度最大、任务最重的地方。这里,成为今年脱贫攻坚的决战决胜之地。

让我们通过这些关键词看“三区三州”脱贫工作亮点。

复读是个大趋势,复读生群体数量庞大。清华大学“中国大学生学习与发展追踪研究”研究发现,本科高校大学生中17.5%的学生复读过。

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足够的实力却上了原三本院校,肯定万分郁闷和无奈,选择复读则是该生当下最好的选择。

根据各高校在广东省的投档分数线,本省王牌中山大学为629分,比该考生的632分还低3分。

梁挺福认为,尽管明年广东考生将迎来第一届新高考毕业生,复读生不占优势,但总比上实力一般的原独立三本院校强得多。

二三本合并从2011年开始,如今只剩少部分地区还存在三本院校。一二本合并则从2016年开始,广东于2018年合并了一二本。

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不论是第一年实施新高考的浙江,还是最后一届实施老高考的广东,考生和家长往往更加注重成绩提高和得失。

十年寒窗结硕果,莫因志愿空留憾。

从2020年起,教育部陆续批复浙江省人民政府,同意浙江大学城市学院转设为浙大城市学院,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转设为浙大宁波理工学院,两所大学均为公办本科普通高等学院。

梁挺福向中国新闻周刊指出,由独立学院转制为公办本科普通高等学院进程比较缓慢,涉及的因素很多,主要的难度在于独立学院的资金来源和资产管理,以及学生顺利过渡管理等方面。

截至2019年底,“三区三州”贫困人口由2017年年底的305万人减少到43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4.6%下降到2%。

反而,他们对志愿填报规则不甚了解,不了解批次合并后院校层次、办学实力、师资力量、学校性质等内容,于是就很容易造成考得好却报得差的“高分低就”大事故。

升学规划专家梁挺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为了适应新高考考试招生改革,各省考试院对招生院校进行批次合并,院校录取不再分多批次进行,导致部分高分考生错填了原三本院校。

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此前发布的春季经济预测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今年德国出口预计下滑11.6%,德国经济预计萎缩6.3%。

考到了985的分,志愿却填到了“民办三本”,如此乌龙令人唏嘘。更何况,这样“高分低就”的失误还不算孤例。

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参加森林灭火战斗的资料片(央广网发 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2008年教育部颁发的“26号令”就曾要求,符合条件的独立学院在5年内转设为独立建制的普通本科高校。2008年我国有322所独立学院,目前独立学院尚有257所。这意味着,从“26号令”颁发至今,只有65所独立学院完成了转设工作。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中山大学新华学院、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三者也根本不是一个类型。

实际上,根据2019年广东省录取数据,当年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理科本科最低分为441分。

随着高招录取逐渐实现不分批次,学校之间的差别,将不再有一二三本之分。

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指战员整装待发的资料片(央广网发 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以“电子科技大学”为例,其在广东省招生就有四个招生代码,分别为电子科技大学、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电子科技大学沙河校区、电子科技大学沙河校区(中外合办专业)。

作为一支守护绿色保卫生态的队伍,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的指战员们自从踏进吉林省这片白山松水,执行巡护瞭望任务的那天起,一代代消防员,就在特殊的战斗、工作和生活环境中,用忠诚和无畏描绘他们的职业人生,也护佑了东北这一方绿水清山,向祖国和人民交上了一张合格的答卷。

对这位广东考生来说,教训是深刻的也是惨痛的,如果复读就不要在同一个坑里跌两次了,在志愿填报时多做功课,学得好,更要报得好。

以632的高分去读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确实是“高分低就”了。而且凭这个分数,不少985高校都是会抛出橄榄枝的。

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电子科技大学格拉斯哥学院,哪一个才是真的电子科技大学?

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参加森林灭火战斗的资料片(央广网发 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供图)

数据显示,8月德国对欧盟成员国出口额和进口额同比分别减少7.0%和5.4%,德国对欧盟以外国家和地区出口额和进口额同比分别减少13.6%和10.5%。

模糊本科批次,一二三本同时招生,不少独立学院混合其中,容易让不熟悉高校的考生混淆。

多年来,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一直把握森林防火灭火“国家队、突击队、专业队、战斗队”的战略定位,按照“立足本省、辐射东北、面向全国”的战略部署,先后北上大、小兴安岭,西进五台山、太行山,南下燕山,出色完成了多次跨区增援灭火作战任务。同时,总队努力提高队伍遂行多样化任务的能力,先后出色完成了吉林省抗击特大洪灾、搜救长白山失踪游客,敦化市抗击冰雪灾害抢收农作物,吉林桦甸、永吉“7.13”,延边“7.14”抗洪抢险,2019年“3.18”中俄珲春阻击过境火,“3.30”跨区增援北京密云灭火救援,2020年“3.17”跨区增援山西榆社,抗击台风“海神”德惠市抢险救援等重大任务,多次受到原国家林业局、吉林省委省政府、武警总部、原武警森林指挥部、吉林省森防指等领导的高度肯定和通令嘉奖,也赢得了群众的广泛赞誉。总队组建以来,也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单位和个人。有“勇战北疆烈火突击大队”白河大队,也有“大兴安岭扑火猛虎大队”敦化航空机降灭火大队,有“森林防火先锋中队”大蒲柴河中队,也有“森林灭火英雄大队”净月大队,还有“全国拥政爱民先进单位”敦化大队等。他们中还有“抗洪抢险勇士”张东光、“舍身为民抗洪勇士”张池、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原参谋长安国善,以及被武警总部授予“森林灭火英雄”荣誉称号的净月大队原大队长丁立全、武警森林部队“绿色卫士”高伟、崔江涛、奈玛那、许培成、王晓亮等先进个人。

1999年,我国第一所独立学院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成立。根据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共有独立学院257所。

梁挺福表示,985的分数上独立学院,实在令人唏嘘。虽说这几起案例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它对于一个考生、一个家庭而言就是大事件。

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是一所独立学院。自1999年第一所独立学院落地,独立学院这一类型大学已经走过20年历程,其间发展迅猛也饱受争议,被扣过“民办、三本、野鸡大学”的帽子。

2017年高考,浙江一考生646分,结果志愿填报时选择了同济大学浙江学院。另一位浙江考生637分,结果志愿填成了四川大学锦城学院。

梁挺福表示,问题从一开始就由独立学院成立性质决定了,独立学院建设、发展所需经费及相关支出,均由合作方承担或以民办机制等解决。

失误既已酿成,导致这类低级失误的最主要原因值得追寻。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专家克里斯蒂安·格里梅当天对新华社记者表示,过去几个月间,德国商品出口不断恢复,但进程自7月以来显著放慢。由于新冠疫情发展的不确定性,全球对于德国商品的需求很可能受到抑制。

数据还显示,中国是德国8月最大进口来源国,德国从中国的进口额为94亿欧元,与去年同期几乎持平;德国从美国和英国的进口额同比分别减少5.2%和22.2%。此外,当月德国对中国的出口额为73亿欧元,同比减少1.1%;德国对美国和英国的出口额同比减少21.1%和7.3%。

今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强调,要继续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落实脱贫攻坚方案,瞄准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狠抓政策落实。

记者看到,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的基层单位大多驻防在林区腹地,点多、线长、面广条件艰苦,护林任务十分繁重。近年来,总队坚持贴近实战摔打锤炼队伍,先后组织了4次“长白系列”灭火综合演练。“预防为主、积极消灭”坚决做到“打早、打小、打了”“小火不过夜、大火不成灾”是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多年来总结的森林防火最成功的经验。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不畏艰险、不怕困苦、不计得失、不辱使命”的森林消防精神。1980年至今,总队共扑灭防区火灾2350余起,当日扑灭率97.6%,为吉林省实现连续39年无重大森林火灾做出了突出贡献。

把独立学院误认985不是孤例,今年广东还有一位考生也闹了乌龙,错把华南理工大学广州学院错当成了华南理工大学。

如今,独立学院走向终结,未来将不再有独立学院一说。这257所独立学院,将在不久后转设为民办本科、公办本科或者终止办学。

今年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在广东计划招31名学生,实际投档人数为1人,即这名632分考生。

考生看错了院校,导致填报志愿失误。其实,光看学校名字还容易一头雾水。

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有三个支队,分别驻守在长白山的南、北和西坡,常年护佑着这片祖国东北的重要生态屏障。吉林省森林消防总队是中国森林消防队伍中组建最早的总队之一,前身为武警吉林省森林总队,1948年8月诞生于东北解放的烽火硝烟中。随着2018年9月部队集体退出现役,划归国家应急管理部,总队也开始了职业化的新征程。

避免志愿填报混淆,势必要加快独立学院的转设进程。不过,独立学院转设并非易事。

近年来,新疆聚力南疆脱贫攻坚,四地州干部群众奋笔书写新时代实干答卷;2018年10月17日,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实现整体脱贫摘帽;2019年,甘肃省31个贫困县摘帽退出,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和天祝藏族自治县实现整体脱贫,全省减少贫困人口93.5万人;2019年12月23日,西藏自治区宣布最后19个贫困县(区)退出贫困县(区),至此,西藏自治区74个县(区)均退出贫困县(区),全域实现整体脱贫;2020年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和木里藏族自治县实现全域脱贫摘帽;2020年5月16日,云南省政府正式批准维西傈僳族自治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迪庆州147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实现整州脱贫。

眼下,要么硬着头皮上独立学院,要么复读,是摆在这位失误考生面前的两条路。

虽然都冠以电子科大之名,但其实是两所学校。前者是985,中国电子类院校的排头兵;后者是独立学院,即原先公众眼中的“民办三本”。

根据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末,各独立学院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