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7月, 2020
广西一医院院长500万受贿案柳药股份扮演什么角色董事长朱朝阳担任广西医药商会会长

广西一医院院长500万受贿案柳药股份扮演什么角色董事长朱朝阳担任广西医药商会会长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公布了来宾市人民医院原院长杨文彬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杨文彬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担任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502.3万元(其中既遂302.3万元,未遂200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确已触犯刑律,构成受贿罪,维持原判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图为襄阳市樊城区回龙寺社区工作人员与居民一起开展应急疏散演练。苏晓杰 摄

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评判:1.关于抗诉机关提出杨文彬收受李某3的200万元构成受贿罪既遂,以及上诉人杨文彬及其辩护人提出不构成受贿罪的问题。经查认为,侦查机关在对杨文彬进行调查时尚未掌握杨文彬与李某3约定收受好处费200万元的事实,该事实系杨文彬多次在自书材料中主动交代,而杨文彬不管是在侦查阶段还是审查起诉阶段,不管是在监察机关还是在看守所,都如实供述该事实,且与李某3的证言内容相互印证,均能证实杨文彬作为人民医院院长,利用职务便利,为李某3入围向人民医院销售大量药品以及结算货款提供帮助,使李某3获得了巨额利益,李某3为感谢杨文彬的帮助,与杨文彬约定按销售金额的一定比例给予杨文彬好处费200万元,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杨文彬因当前反腐高压形势,虽曾多次想通过其他渠道合法收受该笔款项,但距案发时也未实际占有控制该200万元,系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属犯罪未遂,一审定性准确。故抗诉机关提出杨文彬构成受贿罪既遂的抗诉意见,以及上诉人杨文彬及其辩护人提出不构成受贿罪的辩解、辩护意见均不成立。

一次是行贿人李某3挂靠在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进行销售药品,一次是行贿人周某1通过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药品配送。

根据原判认定,2016年至2019年,杨文彬利用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李某3挂靠的南宁华御堂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销售药品、货款拨付提供帮助,并于2017-2019年收受李某3送给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200万元。杨文彬为规避风险,便与李某3约定,该200万元好处费仍暂时由李某3代为保管,待其想到稳妥办法后再从李某3处取走这笔钱。案发后,李某3将该200万元退出给来宾市监察委员会。

诡异的是,柳药股份认为此收购为市场化谈判,并未安排业绩承诺。也就是说,对于溢价近11倍收购带来的巨额商誉,上市公司没有得到任何保障,一旦万通制药未来经营中不能较好地实现预期收益,商誉减值损失将完全由上市公司买单。

5月12日是全国防灾减灾日。当天,湖北武汉、宜昌、襄阳、黄冈、十堰、孝感、仙桃等多地消防救援部门开展应急疏散演练等活动,推动各行业系统、单位场所人员以及广大消防志愿者参与其中,切实提升民众消防安全意识和危险情况下的应急避险与逃生自救能力。此外,为避免人员过度聚集,湖北多地消防救援部门还开展了线上课堂,通过网络普及应急消防安全知识。

武宣县人民检察院抗诉提出:一审判决认定李某3送的200万元好处费属于受贿未遂,属认定事实错误,该笔款项应认定为受贿既遂。理由:杨文彬具有收受李某3贿赂款的主观故意,客观上具有利用其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了利益的行为。

此外,在原判认定中,2015年至2018年,周革辉帮助药品生产厂家向来宾市人民医院推广药品并通过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进行配送,同时还以南昌舒志贸易有限公司名义向来宾市人民医院销售一套个体营养检测分析仪。杨文彬利用其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的职务便利,在药品及设备采购方面为周某1提供帮助,先后收受周某1送给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1.3万元。

图为宜昌消防员向群众演示车辆破拆救援。王申 摄

有意思的是,杨文彬在两次受贿过程中,都出现了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的名字。

资料显示,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医院销售为主,零售药店和第三终端并重发展的区域性医药流通企业,公司2014年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公司经过六十多年来在医药健康领域的深耕细作,已逐步形成“以药械批发和零售业务为核心,供应链管理等增值服务为支撑,药品生产研发、第三方医药物流、医药电子商务等产业链延伸业务为补充”的综合性医药业务体系。公司全资子公司――桂中大药房已在区内拥有547家药店(包含所收购药店),其中341家为医保定点零售药店,目前桂中大药房在全国药品零售连锁百强企业中名列第19位。

来宾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提出:1.一审判决认定杨文彬收受李某3送的200万元好处费构成受贿未遂,属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理由:杨文彬具有收受李某3贿赂的主观故意,客观上具有利用其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了利益的行为,且已实际具备对贿赂款的绝对支配、控制权。一审认定为受贿未遂,属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

图为武汉消防等多部门联合开展大型商业综合体火灾应急处置演练。何汉求 摄

报道称,截至2019年9月末,柳药股份的商誉账面余额为7.65亿元,根据半年报,其中有6.68亿元的商誉来自于万通制药。

此前证券市场周刊曾有报道,对柳药股份高溢价“豪赌”提出担忧。

判决书中引人注意的是,杨文彬“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未遂200万元”。

柳药股份控股股东、实控人朱朝阳,曾任广西柳州医药批发站会计、财会科副科长、财会科科长、副经理、经理;广西柳州医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现任广西柳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先后当选为柳州市第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10年至2015年9月担任广西医药商会常务副会长,2015年10月至2016年9月担任广西医药商会代理会长,2016年10月至今担任广西医药商会会长;2017年3月至今担任柳州市工商联第十四届执行委员会副主席;2017年7月至今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工商联第十二届执行委员会委员;2018年1月至今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委员。

2018年9月,柳药股份发布收购公告,拟以7.16亿元收购柳药天源持有的万通制药60%股权,后者主营中成药生产。经收益法评估,万通制药股东全部权益价值在2018年8月31日的评估结果为12.59亿元,较账面净资产1亿元增值11.59亿元,增值率为1157.56%,最终交易各方确定交易作价为7.16亿元,此次收购PB为11.93倍,价格不菲。